首页 »

日本战争遗孤中岛幼八:安倍应先去中国谢罪

2019/9/18 16:39:20

日本战争遗孤中岛幼八:安倍应先去中国谢罪

日本战争遗孤中岛幼八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召集民众来中国哈尔滨哀悼受害者、向中国养父母感恩的海报,两列日文意为“忧虑日中国民感情动向,立誓日中不再战!”受访者提供

“安倍首相应该先到中国去谢罪,并对遇难者追悼。”日本战争遗孤中岛幼八27日晚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信息。他29日晚通过微信接受了记者的专访,讲述了他的故事。


安倍应先去中国谢罪


这条信息是这样写的,“安倍首相应该先到中国去谢罪,并对遇难者追悼,他不去,我们去。明年清明节,残留孤儿问题论坛在哈尔滨731纪念馆举行对受害者的祭奠,并向养父母谢恩。同一天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由日本紫金草合唱团举行追悼演出。一南一北,举行反战争、日中不再战的活动。”


配图为一张召集海报,写着“忧虑日中国民感情动向,立誓日中不再战!”的两列日文,海报右下角印着日本人为“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创作的中国养父母和日本战争遗孤一家三口的铜像。


2015年9月25日,记者在山西太原举办的第25届中国图书交易博览会上与中岛幼八相识。当时,他携带回忆录《何有此生:一个日本遗孤的回忆》和读者们分享了自己和中国养父母的故事。


当地时间2016年12月27日,美国夏威夷,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珍珠港,并献花圈悼念日本偷袭珍珠港事件遇难者。


对此,中岛幼八表示,日本侵华战争不仅给日本战争遗孤造成了痛苦,“当时我们几乎丧命,多亏中国人民搭救,我们才活下来,战争也给中国人民造成很大灾难。安倍首先应该向亚洲人民,尤其是向中国人民表示追悼、道歉和谢罪,但目前为止,他一直吞吞吐吐,讲得不清楚。这次他去珍珠湾,也回避了侵略、道歉等战争的关键词。我认为这一点不太正确,不能回避关于战争的关键词,这是战争的本质问题。”


快饿死时被收养


1942年,中岛幼八出生于日本东京,一岁时跟随父母亲加入“日本开拓团”来到中国东北。1945年7月26日,生父被抓去当兵,成了炮灰。日本投降后,生母无力抚养,托挑担小贩把中岛幼八送给中国人。原先要收养他的中国人看他饿成皮包骨头,不知能不能活到第二天,不愿意要,接生婆孙振琴就把他抱回了家。


从此,他定居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宁安市沙兰镇。养父母给他起了个中国式小名“来福”,“养母和我都是属马的,日本成语里说,马和马合得来。”


养母家是普通农户,对他照顾备至。冬天要上学了,对襟棉袄、棉裤、高腰棉布鞋和帆布书包,无一不全。他还记得养母坐在热炕上纳鞋底儿的样子。


1955年,中岛幼八小学毕业后,没有考上初中,回家帮父母务农。一次他放牛回来,遇到考上初中的小学同学段元昌。段元昌劝他补习一年重新考。四十年后,他在大连和小学四年级班主任刘庆福、段元昌相见时,对老师和同学说:“我身为日本侵略者的后代,可是老师和同学们根本不歧视我,反而亲如手足。”


小学毕业没多久,日本生母通过中国红十字会找到中岛幼八,希望他回日本,但他不愿回去,“如果把我拉上火车,也要跳车跑回来。”


日本战争遗孤中岛幼八认为安倍首相应先来中国谢罪。图为中岛幼八先生近照。受访者提供


让日本人了解中国心肠


1958年,因如父如兄的小学老师梁志杰鼓励他回日本为两国友好努力,他决定回日本。回国后,他半工半读,克服了语言不通、文化差异等问题,于1966年进入日本中国友好协会总部事务局,从事翻译工作,投身于恢复两国邦交正常化的民间运动,多次来往于两国之间。


1976年初,他收到同学段元昌的一封信,告知他养母去世,家里用之前他寄回去的钱圆满地办了丧事。他非常悲痛,当即申请回乡。回到宁安后,他见到了第二任养父,给老人穿上带去的毛衣等,爷俩最后一次一起吃了晚饭。


中岛幼八69岁退休后,在家写回忆录,“这是人生第一大任务,我想让日本人了解中国人的心肠,了解养父母、乡亲们和中国政府对我的帮助。”他认为,改善两国国民感情,不能喊口号,要把实际的例子写出来。


书写好了,却没有日本出版社接收,中岛幼八掏钱请人校对、找印刷厂、发行、出版等,印了三千本,花光了多年积蓄,几乎当完了当翻译时在中国文物商店买的字画。


2015年,中岛幼八回忆录《何有此生:一个日本遗孤的回忆》的日文版和中文版先后出版,中文版的最后一笔稿费,他托出版社转交给小学老师梁志杰,“梁老师生病了,需要很多钱。”


日本战争遗孤中岛幼八认为安倍应先来中国谢罪。图为1956年中岛幼八和养母孙振琴、第三任养父赵树森拍摄的全家福照片,右一为中岛幼八。 李娜 摄


让两国不再战


书籍在日本出版后,很多人给中岛幼八打电话或者写信,“他们看了我的书,很感动,特别感动中国养父母的好心肠,说着说着,就哭起来了。”


74岁的中岛幼八患有胃食管反流,胸椎骨折过,累了就会腰疼,却常受邀到日本各地演讲。一次,他受邀去横滨一所初中,给一个班级做演讲时,展示了他13岁过儿童节,养母请裁缝给他缝制的外套,“孩子们以前根本没听说过中国养父母的故事。”


他说:“我的身上流的是日本人的血,长的是中国人的肉,由七个父母抚养起来的一条命,一定要活得对得起他们,像个样儿。”


2016年10月2日,在日本江户东京博物馆举行的日本侵华遗孤论坛上,中岛幼八作为发起人之一,讲述了日本侵华战争遗孤问题的由来,“当天来了很多普通民众,座位满了,人们站着听讲,很多人填问卷调查时说第一次听孤儿们讲自己的故事。”


2017年4月,中岛幼八将要带两个团来中国,“一个团提前去中国,参观沈阳故宫、九一八博物馆等,很多人主动提出要去抚顺战犯管理所和平顶山惨案纪念馆。4月4日清明节,这个团和另外一个团一起去哈尔滨追悼受害者,向中国养父母谢恩。参加的人除了日本遗孤,有很多普通民众,我认为和孤儿无关的日本民众对中国养父母表示感谢,更有意义。”


中岛幼八打算趁还能走时多做点事,“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就是对年轻人进行历史教育,用实际行动增进两国年轻人的了解,让两国年轻人交朋友,促进两国和平,让两国不再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