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50种鸟类进“复赛”,珍稀与平易近人,上海市民最爱哪种?

2019/9/11 18:13:11

50种鸟类进“复赛”,珍稀与平易近人,上海市民最爱哪种?

 

上海第36届“爱鸟周”4月8日在世纪公园拉开帷幕,之前受到广泛关注的上海市鸟评选有了新进展。

 

经过大量的前期调研并征求多方意见后,上海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等单位从上海目前有记录(根据现有文献记载,结合近年的观察记录)的476种鸟类中选出了50种。

 

在此基础上,“沪上我最喜爱的鸟”投票活动启动,将由上海市民从50种鸟类中选出他们最喜爱的5种,这一结果将成为上海市鸟评选的重要参考依据。

 

不过,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采访了多位相关人士,发现每个人对“最喜爱”的定义不同,心目中的上海市鸟最佳候选者也不同。

 


 

震旦鸦雀和白头鹤,以稀为贵?

 

上海市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站副站长袁晓表示,从400多种鸟类中选出50种,主要考虑的是常见性、广布性、多样性、熟知性、特殊性、易辨性及推广性等标准,接下来的“50进5复赛”,则要广泛听取广大市民的意见,为上海市鸟的评选提供依据。

 

“还真是挺难选的,要是以体现崇明特色为标准,我推荐震旦鸦雀和白头鹤。”崇明林业站副站长李永涛表示,这两种鸟类比较能代表崇明。

 

李永涛介绍说,震旦鸦雀和白头鹤都是比较珍稀的鸟类。震旦鸦雀在上世纪末就被列为全球性近危动物,其在我国的分布,仅限于黑龙江下游及辽宁芦苇地和长江流域、江苏沿海的芦苇地。然而,由于滩涂大规模开垦利用和芦苇收割等原因,滩涂湿地的芦苇群落面积逐年减少,这使得原本就面临着种群萎缩危机的震旦鸦雀陷入艰难的境地。白头鹤则更为珍稀,作为我国一级保护动物,其每年在我国越冬的数量仅有1000只左右。

 

除了珍稀,震旦鸦雀和白头鹤也和崇明有着不解之缘。震旦鸦雀其实是上海的“土著”,是上海50多种“留鸟”之一,主要在崇明、南汇东滩等处的滩涂湿地芦苇荡中筑巢、觅食。白头鹤虽然不是上海“土著”,但近年来,每年来崇明越冬的白头鹤一直稳定在110只左右,占到来我国越冬白头鹤总数的10%以上;同时,白头鹤似乎对崇明十分钟情,每年10月底来崇明,直到次年3月末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因此崇明在2007年被授予“中国白头鹤之乡”的称号。

 

论珍稀度和与上海的渊源,震旦鸦雀和白头鹤似乎都是上海市鸟不错的候选者,尤其是震旦鸦雀,冲击上海市鸟的呼声一直很高。去年年初,就有市政协委员在提案中倡议,将其列为上海市鸟,使其与市花白玉兰一样,成为上海一张美丽的名片。

 

力挺震旦鸦雀的人士还认为,震旦鸦雀一旦成为上海市鸟,就可以让更多人通过了解和关爱震旦鸦雀,进而重视其栖息地滩涂湿地的保护。否则,上海失去滩涂湿地,就意味着全球失去了“东亚-澳大利亚候鸟迁徙线”上的一个重要停歇地,将对自然生态造成极大影响。

 


 

“四大金刚”和白鹭,凭人气胜出?

 

不过,许多业内人士和鸟类爱好者却持有不同意见。

 

“震旦鸦雀少了两个重要特点:常见性和熟识性。”上海野鸟会总干事姚力坦言,震旦鸦雀偏居上海东部海岸一隅,平时即使是专业人士也很难见到它们。试想,如果震旦鸦雀成了上海市鸟,但没有几个上海人认识它,会不会很尴尬?又比如白头鹤,如果只能到崇明,而且每年只有100多天才能瞧见它,这种“高冷”风格的鸟类也不太讨多数人的喜欢。

 

姚力表示,上海野鸟会的标识——白头鹎,即俗称的“白头翁”,就兼具了常见性和熟识性的特点,很适合评选为上海市鸟。上海市民时常在林缘、灌丛中和果树上见到这种群栖性鸟类,它们叽叽喳喳的颤鸣令人印象深刻。

 

“除了麻雀,‘四大金刚’剩下的三种鸟类都很合适。”虹桥中学生物老师陈筱枫表示,上海人俗称的“四大金刚”,也就是本地四种常见的“留鸟”,分别是[树]麻雀(俗称“家雀”)、珠颈斑鸠(俗称“野鸽子”)、乌鸫(俗称“百舌鸟”)和白头鹎。它们中的麻雀曾被误认为“四害”,因此很多上了年纪的人对它的印象不是太好。而珠颈斑鸠、乌鸫和白头鹎则“平易近人”,一旦作为上海市鸟的候选者,人气一定很高。

 

“我也推荐白头鹎,白鹭也可以。”上海动物园科教馆馆长夏欣表示,她最看重上海市鸟的辨识性,在平时的科普工作中,白头鹎和白鹭都是有很明显外表特征的鸟类,它们出现在上海动物园内的机率很高,大批白鹭最近还在园内的树木上筑巢,孩子们很容易记住它们。

 

姚力表示,除了上述这些特征,评选上海市鸟还可以考虑文化、历史特征。比如,灰喜鹊、家燕等鸟类在传统文化中都被誉为吉祥之鸟,也是上海市鸟有力的竞争者,缺点是已有其他省市捷足先登,做了省鸟或市鸟。考虑到上海“海纳百川”的城市气质,姚力认为,选择上海市鸟时可以重点考虑那些候鸟,比如黑腹滨鹬等。它们在洲际、国家间迁徙,具有“国际范”;而且,这些有“国际范”的鸟类,上海还有不少,目前上海所有有确切文献记载的鸟类中,南来北往的“旅鸟”和在上海越冬的“冬候鸟”占到65%左右。

 


 

附:50位入围“沪上我最喜爱的鸟”复赛的“选手”

 

八哥

 

白腹鸫

 

白鹭

 

白头鹎

 

白头鹤

 

白腰杓鹬

 

斑尾塍鹬

 

北红尾鸲

 

大滨鹬

 

大杜鹃

 

大山雀

 

戴胜

 

东方大苇莺

 

凤头麦鸡

 

凤头鸊鷉

 

黑翅长脚鹬

 

黑腹滨鹬

 

黑脸琵鹭

 

黑水鸡

 

黑尾蜡嘴雀

 

黑枕黄鹂

 

红隼

 

虎斑地鸫

 

画眉

 

黄腹山雀

 

黄雀

 

黄嘴白鹭

 

灰喜鹊

 

家燕

 

金腰燕

 

蒙古银鸥

 

普通翠鸟

 

普通鵟

 

丝光椋鸟

 

四声杜鹃

 

乌鸫

 

喜鹊

 

小䴙䴘

 

小太平鸟

 

小天鹅

 

须浮鸥

 

燕雀

 

游隼

 

鸳鸯

 

云雀

 

震旦鸦雀

 

雉鸡

 

中杓鹬

 

珠颈斑鸠

 

棕背伯劳

 


(文中图片来源:上海市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站,主要拍摄者:薄顺奇    编辑邮箱:shgcggkj@126.com)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